冬荣

拉斯科洞窟壁画上的苔藓。

少想政治,多看文学

好吧这个国到后面成什么样我大概都不会惊讶了

或者他会搞出什么花头精能令我震惊到?

跟老蔡看书去了,西巴。

【生命万岁】

科普类书籍拯救我老命

不过被某花批评是懒疾犯了

【嗑方糖.jpg】

性取向是流动的(?

我不知道哪看到的话,一开始是对这保持否定态度的

然而,在某花女士上个月甩了她前男友后在今天告诉我她弯了(?

对象是同班的同学。

从初中开始到快高中毕业她一直声明小姐姐非常美好但是自己是铁直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成盘山公路了我也不清楚哦啦啦啦。”

我感到有点窒息

【笑容渐渐呆滞】

【啊我能确定的只有我是个低情商沙雕了】

超过恋人和挚友的那种情感。

我真的形容不出来

如果从头看到尾确实这种形容比较符合他们之间的关系

很复杂的关系,超过朋友也超过恋人

头疼……orz

虽然羁绊这个词貌似比较符合但我不是很认同啊。

黑漆漆的房间,窗帘上有着窗外投射过来的光

白色的,像是哪位巨人的白色裙角,令人害怕

睁开眼睛看到的不只有黑暗,白色的噪点在眼前也是糊成一片

睁眼闭眼,划出一道道白色的线,缭乱得很,像是洗完澡打结的头发

不管戴耳塞还是戴耳机,放着比较轻的音乐也可以听见耳朵自带的忙音

可能过于安静是不正常的

那一百道题目里,有一道问:你是否在梦里梦见过死去的人?

这不是对心理的解析,这是对梦的过度解析还没意义


和平与快乐由人创造

把想不通的问题倒一下就是正确答案

人类真的很坚强。

根据那颗向内勾的虎牙在舌头被咬事件中的作案比例我觉得可能需要去矫正一下牙齿了。

再根据某花说我的两颗门牙笑起来就是灵长类土拨鼠我觉得更加有必要了。


可能是某种疾病,陷入焦虑状态或者紧张或者激动或者等等等等等等等
混杂的情绪呃啊
不自觉想哼Blur的Jets
就算是超没乐感的同桌都会哼了啊————————

今天的闻医生很难过。
因为种在院子里的杨梅树死掉了。
以往每年芒种过后,杨梅树上会结满杨梅。
风一吹,就有好多落在青石板路上。
来访的病人总要小心地落脚,不然一不小心就会踩到。
“啪叽”一声,红色的汁水溅了满脚,裤腿上也染了点红。
次数多了,杨梅树周围便血流成河了,新的旧的痕迹重叠在一起,明明暗暗。
有位病人问闻医生,为什么不自个儿吃呢。
闻医生摘了颗尝尝,又给他尝了一颗。
“啧,这么酸啊,也怪不得不吃了。”病人皱眉。
闻医生也不恼,乐呵呵地摸摸光光的下巴:“糖吃多了,这点酸苦味倒也新鲜,平衡平衡口味。”
只是现在这酸苦味是再也吃不到了。闻医生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喝着茶,慢慢地捋着鬓角的黑发。...

1 / 4

© 冬荣 | Powered by LOFTER